热点链接

大红鹰心论坛子544844

主页 > 大红鹰心论坛子544844 >
移民球员统治足球!欧洲杯强队都靠这招崛起
时间: 2019-10-08

  腾讯体育报道(撰文/猫眼看球 策划/孙雨轩) 近年来,在新思维不断冲击和球员交流日益频密的时代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国家通过大力吸收移民球员和“归化”外籍球员的方式,实现了国家队竞技成绩和本国足球水平的跨越式发展。当昔日血统纯正的德意志军团正变得如近邻法国和荷兰一样色彩斑斓,当瑞士和比利时在移民球员的帮助下重装上阵,当俄罗斯、瑞典和土耳其这样的“边缘角色”都开始享受移民足球的红利时,2016法国欧洲杯将不可避免地变成一次移民球员的狂欢。

  狭义上的移民球员指拥有一国国籍或双重国籍的侨民或移民后代,这在拥有殖民地历史的欧洲国家较为普遍,而归化球员是指一名球员通过取得他国国籍,取得合法参赛资格,从而代表他国参加国际赛事。一些属于拉丁语系的南欧国家则干脆将这两种球员统称为“外援”,即所谓的“雇佣军”(oriundo或oriundi),由拉丁语中的出生(oriri)和东方(Orient)组合而成。

  意大利是最早利用足球移民建功立业的球队之一,波佐的球队能够在墨索里尼的“胜利抑或死亡”的命令下全身而退,离不开阿根廷人蒙蒂、瓜伊塔和奥尔西的鼎力相助。此后经年,共有33名外援被蓝衣军团录用,其选材范围也从阿根廷和乌拉圭,扩大到了巴拉圭、苏格兰、瑞士和南非等地,有意大利后裔生活的地方,便会有蓝衣军团的募兵站。

  意大利人的成功为法国和荷兰等队指明了方向,这些在上古时代默默无闻的边缘角色,开始在足球移民的帮助下进入了足球世界的权力主战场。

  由殖民地向宗主国流动的移民潮,由战争产生的难民潮,以及因政治格局变迁衍生的移民行为,构成了足球移民的三大基础。长期依靠有色人种打天下的法国和荷兰至今依然在享受着昔日宗主国地位带来的福利,西班牙和意大利同样受惠于帝国主义时代的遗产,而德国、瑞士、语音对话英语翻译在线翻译成中文哪个方法好用。比利时和美国则是以开放的姿态获得了后来居上的机会,作为足坛第三世界中笨鸟先飞的典型,日本则充分利用了归化球员带来的即时效应实现了腾飞。

  千禧年以来,博斯曼法案颁布带来的后续效应延伸到了国家队赛事中,2009年国际足联颁布的一项新规,又对“足球移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此前,国际足联规定具有双重国籍且代表A国青年队参加过正式比赛的未满21岁球员,只有等到年满21岁之后才能更换国籍,代表B国家队参赛。2009年6月4日,国际足联投票决定取消对球员更改国籍的年龄限制。新的法案规定,只要球员没有为成年国家队征战过正式的国际A级赛事,就可以在任何年龄改变国籍并代表新球队参赛。

  新法案的功效迅速在次年的南非世界杯上得到彰显,23支球队中的145名“外援”占到了全部736名注册球员的19.7%。在四年后的巴西之夏,虽然外援总数有了小幅度回落,但足球移民的波及范围更广,32强中仅仅只有巴西、乌拉圭、尼日利亚、洪都拉斯和韩国五个国家保证了血统纯正。

  在本届欧洲杯上,141名移民或移民后代球员占到了552名参赛队员的26%,其中的非洲裔球员更是多达43人。除了法国、比利时、德国和葡萄牙这些移民球员大户,俄罗斯、意大利和瑞典的命运也都和移民球员的状态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诺伊施泰特、蒂亚戈莫塔和曾京是各自队内的少数派,但却是不可代替的关键角色。

  当今足坛,不仅仅是具备资源优势和向心力的世家球队可以凭借外援打天下,如瑞士、奥地利、阿尔及利亚和卡塔尔这样的后起之秀更是将移民和归化球员看作中流砥柱,他们对潮流的追逐让洲际大赛的面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形形色色的外援正在成为影响国际足球格局的重要变量。

  自普拉蒂尼时代开始,移民球员便成为了法国足球的核心力量,84一代的股肱之臣蒂加纳和费尔南德斯敢为天下先,同样具有国际背景的功勋主帅伊达尔戈更是堪称这支多国部队的奠基人。1998年法国世界杯上的那支Black-Blanc-Beur(黑人-白人-北非马格里布移民后裔)组成的混编部队,堪称法国社会多元文化、种族融合的典范。

  在依靠包括齐达内、维埃拉和德塞利在内的7名移民球员拿下本土世界杯后,法国队在国际化的道路上快马加鞭。斗志旺盛、身体素质惊人的黑人球员占据中后场,球风飘逸、技术细腻的北非后裔主导进攻,两大帮派构成了法国移民军团的主体。随着来自马提尼克的瓦拉内以及拥有安哥拉国籍的马图伊迪在国家队逐渐站稳脚跟,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拔擢精锐的法国队真正成为了足坛的日不落帝国。

  法国对移民的态度非常宽容,以“同化推定”为核心的移民政策让高卢故地赢得了“巴黎斯坦”的美誉,德尚手中握有庞大的移民球员资源。以博格巴和瓦拉内为代表的新一代移民球员,大多已是第三代或第四代移民后裔,其对法国的归属感已经大大超越了前辈,这让法国球迷深信这支年轻的球队完全可以在本土之夏缔造辉煌。

  尽管近年来才开始大规模使用外援,但德国却拥有堪比法国的包容度和前瞻性。二战令德国损失了半数以上的年轻劳动力,从康德拉-阿登纳执政时期就开始放宽移民政策的联邦德国迅速依靠外籍劳工的帮助实现了经济飞跃,从土耳其、南斯拉夫、西班牙、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和希腊慕名而来的1400万劳工成为了缔造德国战后工业奇迹的主导力量,保守的日耳曼人自此对勤恳朴实的异乡人有了好感。

  尽管前德甲最佳射手邓迪只是昙花一现,但诺伊维尔、林克和阿萨莫阿在为国征战时的表现让德国人相信,从小举家移民德国,并在这里踏上足球之路的移民球员,完全有能力成为了重塑德国足球的中坚力量。

  从千禧年修改国籍法,到04欧洲杯后设置负责猎头工作的“技术委员会”,深处历史最低谷的德国队将移民球员视为救命稻草。不久前逝世的前德国足协主席马耶尔-沃菲尔德是移民球员的坚定拥趸,代表其意志的克林斯曼和勒夫成为了撬动时代的巨人。接连失去巴斯图尔克、于米特-达瓦拉和伊尔汗刺激了德国人的神经,知耻后勇的他们逐渐在与土耳其的人才争夺中占据了上风。

  在收获了厄齐尔塔什彻京多安之后,德国人又在与波兰、突尼斯和奥地利等国的猎头大战中连番奏凯,条顿军团迅速拥有了令诸强艳羡的人才资源。克林斯曼和勒夫的足球哲学有悖于德国足球的传统,这给了具备冒险精神和开创意识的移民球员机会。同不喜欢出国踢球的德国球员相比,移民球员更加热衷于留洋,他们在征战英超、西甲和法甲期间接受了不同足球哲学的熏陶,这是勒夫球队可以不断完成战术进化并做到知己知彼的关键。

  对于处于全盛时期的德国足球来说,人才过剩并不都是好事,无法得到勒夫征召的实力派球员,如恰尔汉奥卢、沙欣托普拉克舒波-莫廷和科拉希纳茨等人纷纷选择另谋出路。德国与土耳其之间的拉锯战也体现出了足球移民领域的新趋势,那就是输入与回流双向交替。原本在“足球贸易”中处于弱势地位的第三世界国家,如今也可以依靠FIFA的国籍新政从足球先进国家回流大批成熟的球员。

  近年来,由德国青训系统培养最终却落户国外的例子越来越多,勒夫此番征召萨内的用意便是早早对其进行“注册”,同样的方式或许也适合于不断与勒夫进行隔空喊话的埃姆雷-詹。深受德国模式影响的还有土耳其、克罗地亚和美国。

  拥有近300万土耳其后裔的德国历来是星月军团重要的兵源地,土耳其足协与德国足协在长期斗争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随着日耳曼战车逐渐拓展“引援”渠道,越来越多持有德国和土耳其双重国籍的球员开始选择土耳其为落脚点。

  美国也是不断从德国职业联赛中汲取养分,经克林斯曼之手,已有钱德勒琼斯约翰逊等五名德国青训精英转投美利坚;最近一个从德甲联赛中满载而归的是俄罗斯,在扎戈耶夫和杰尼索夫受伤的情况下,后场多面手诺伊施泰特的地位已经不可取代。在人才争夺战领域,克罗地亚的主要对手是瑞士、比利时和澳大利亚,散落天涯的前南战争难民为足协的招募工作增加了难度,但从拉基蒂奇归顺以及爱德华多入籍两件事上来看,格子军的思想政治工作颇有成效。

  在1962年之前,共有33名外援被蓝衣军团录用,都灵神之队的湮灭让意大利足球落入低谷,急于翻身的蓝军对外援失去了耐心,南美双雄阿尔塔菲尼和西沃里在1962世界杯上的糟糕表现迫使意大利足协暂停了“引援”计划,蓝衣军团的外援断档期直到卡莫拉内西的出现才得以终结。

  然而,擅长思辨且又充满了自我矛盾的意大利人喜欢戴着有色眼镜审视异乡人,内心深处的民族排外性令他们对外援始终持有一种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狭隘态度。同大多数对外援持宽容态度的欧洲国家相比,意大利舆论总喜欢在外援入伙一事上制造噪音,像曼奇尼一样对外援不屑一顾的圈内人士不在少数。

  幸运的是,自特拉帕托尼时代以来,蓝军主帅大多是颇具前瞻性的有识之士。同上古时期的蓝军教头以提升球队“上限”为目的招募雇佣军不同,里皮、普兰德利和孔蒂等人重用外援更多则是为了“补漏”。在战术高地丢、失青训人才凋零的情况下,为了维护在足坛的世家地位,意大利回到依靠外援打天下的老路。埃德尔的成功不是偶然,曾经引以为傲的中锋位置如今要靠着外人施以援手,意大利足球的窘困可见一斑。

  较之还有希望在法兰西之夏上演哀兵奇迹的意大利,荷兰足球的尴尬真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橙衣军团在前所未有之大变局中陷入迷惘。1974年,首次参加世界杯的荷兰震惊世界,次年,发生了另一件不为人知但却对荷兰足球发展影响深远的大事件:苏里南独立,低地军团失去了一处稳定而可靠的兵站。

  这一变故的影响在30年后持续发酵,在古利特、里杰卡尔德、戴维斯西多夫之后,苏里南后裔的大旗只能由埃马努埃尔森德伦特、德容和伦斯这种档次的球员擎起。尽管青训质量依然是世界顶尖,但由于人口基数不足以及重要补给线被切断,荷兰足球不得不承受人才断档的风险。利用地缘优势大力吸收移民球员或将成为了荷兰足球可靠的出路之一,葡萄牙后裔因迪和具有加拿大国籍的德古兹曼相继选择为荷兰征战,可视为低地足球新一轮重组的开端。

  比利时足球能有今日的成就,既要感谢那些将武曲星们带到人间的英雄母亲,也要感谢漫画之国的移民政策。上世纪的北非独立运动和刚果军事政变令这个欧洲西部的弹丸之地涌进了大批难民,当局照单全收的做法曾引发民众恐慌,但事实证明这纯属杞人忧天,在距离“巴黎斯坦”不远的地方,布鲁塞尔的“金沙萨区”成为了另一座足球移民的富矿。

  长期处于无政府状态的比利时,国王和足球是维系弗拉芒人和瓦隆人之间脆弱情感关系的纽带。在姆彭萨兄弟之后,比利时国家队的选材范围从刚果后裔扩大到了整个西方世界。摩洛哥后裔费莱尼和查德利,来自马里的登贝莱,阿尔及利亚后裔阿扎尔,流淌着斯巴达人血液的米拉拉斯,出生在马提尼克的维特塞尔,比利时足球像法国足球一样令人目眩神迷。

  不断吸收足球移民并将其纳入青训体系是欧洲红魔崛起的秘诀,尽管国内联赛水平不高,但得益于移民球员们的适应能力和冒险精神,比利时人利用荷甲和英超联赛达到了代办委培的目的。在欧洲杯上,威尔莫茨完全可以排出一套全英超球员组成的首发阵容,用堪比生物入侵的方式打磨璞玉,比利时足球的军功章要分给邻居们一半。

  瑞士足球的崛起同德国足球复兴的时间和轨迹惊人的相似,作为西欧足球土壤最为贫瘠的区域,完善的青训体系和优秀的移民球员令这片应许之地展露出勃勃生机,与此同时,战争也为瑞士人送来了一场及时雨。来自科索沃的沙奇里和贝赫拉米,科特迪瓦的朱鲁以及阿尔巴尼亚的塞费罗维奇都是难民大军中的幸运儿。

  西班牙国家队历史上共使用过17名外援,其中几乎全部是成名之后选择入籍的归化球员,除了匈牙利巨星库巴拉以外,斗牛士军团过往使用的外援大多为阿根廷人。受制于经济发展水平、高税率和相对严苛的入籍准则,西班牙并不是移民理想的落脚点,吸收归化球员成为了斗牛士最为常见的募兵方式。

  得益于庞大青训的人才库,斗牛士军团不会被人才断档问题所困扰,西班牙人采取着尽量不“归化”他国人员的措施,因此也间接促成了每一个成功“归化”而来的队员都颇具分量的局面。

  在前马竞左后卫佩尼亚之后,塞纳、蒂亚戈和迭戈科斯塔这三名近期入伙的归化球员全部是巴西人,这与斗牛士军团在Tiki-Taka时代的战术变革密切相关。可以像布斯克茨一样完美承接攻防的塞纳是斗牛士王朝的奠基人之一,蒂亚戈作为哈维(数据)接班人实力不容小觑,而迭戈-科斯塔的入籍同样与西班牙优质中锋减产密切相关。令人遗憾的是,始终无法融入传控体系的蓝军锋霸最终无缘法兰西之夏。

  在对待外援方面,另一支伊比利亚球队葡萄牙同样执行着精兵简政的策略。小国寡民的国家形态以及大航海时代以来养成的敝帚自珍心态,极大地挤压了外援在葡萄牙国家队的生存空间。不过,尽管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但来自莫桑比克和巴西的外援还是为葡萄牙足球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尤西比奥和德科象征着葡国足球的全盛时代,而佩佩布鲁诺-阿尔维斯的桑巴组合搭建了不可逾越的拦海大坝,相比之下,纳尼与列德松等人的失败已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近年来进步神速的亚洲足球在吸收足球移民方面加大了力度,日本与卡塔尔之间的遥相呼应足以搅动整个亚洲的足球格局。得益于明治政府的高瞻远瞩,日本在上世纪初便与地球另一边的巴西,在众多领域建立起了广泛而深入的合作关系,这让日本足球的发展少走了不少弯路。

  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尚未开启职业化道路的日本联赛中,便有吉村大志郎、拉莫斯伟和吕比须这样的旅日巴西球员在异乡授业解惑,随后的洛佩斯、三都主和李忠诚见证了日本足球从弱小到强大的蜕变之路。如今,在日本足球完成脱压入欧的关键时期,完成薪火传递的是酒井高德、埃斯库德罗和哈费纳尔,更年轻的基罗拉兄弟、长谷川-贾斯里、熊谷安德烈、铃木武藏等人也已蓄势待发。

  较之注重短期效应的欧美列强,日本对足球移民的利用更加充分。以冈野俊一郎和川渊三郎为代表了足协高层为日本足球设计了全面西化的道路,生活在镁光灯下的明星球员只是这个计划中的一小部分,高水平外教、大量基层教练员和欧化的青训体制,甚至是日本政府鼓励国际通婚的民族“优化”工程,都让日本足球移民的内核更加丰富。

  同样致力于百年树人计划的还有卡塔尔,但受制于人口基数和成绩压力,卡塔尔只能依靠大量吸收归化球员组建国际纵队。

  近年来,国际足球格局正在移民潮的推动下完成新一轮的秩序重建,形形色色的外援将现代足球推向一个全新的领域。或为了摆脱落后挨打的局面,或为了应对日趋激烈的军备竞赛,很多国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依靠洋务运动来改良足球土壤,在收获累累硕果的同时,各国也在忍受着文化嫁接引起的排斥反应以及改革带来的阵痛。

  阿尔及利亚、德国、瑞士、葡萄牙和土耳其的外援因不会唱国歌,不会说官方语言,多次引发了媒体关于移民球员归属感的论战;荷兰队逢大赛必有内讧的传统,法国队经久不息的更衣室帮派冲突和种族问题争论,本土势力与巴西帮在葡萄牙队内的暗战,意大利媒体对雇佣军习惯性地猜忌与攻击,美国队在克林斯曼身陷囹圄时浮现出的山头主义,这诸多矛盾的根源便是由移民而产生的文化碰撞。

  目前,一场关于中国队是否需要外援的大讨论已经展开,从世界诸强的成功经验上可知,使用外援是大势所趋,这将起到以点带面的良好效果。外援可以成为短期内迅速提升成绩的良药,也可以从宏观层面提升国家的足球水平,进而实现对青训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和职业联赛发展的全方位辐射。

  中国足球需要高水平外援的引领示范作用,但外援的招募工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中国并不具备大规模使用移民球员的条件,接受归化球员的方式相对比较可行。随着中超联赛吸引力的逐渐提高,长期在中国打拼的外籍球员已经越来越多,一旦传闻中的双重国籍政策落地,那么中国吸收归化球员便可以进入议事日程了。

  足球世界变化快,妖人小将大步迈。今天要说的是来自于米兰城的红黑队长罗马尼奥利。这名眼下只有23岁的年轻人,在今年的8月成为球队的队长。新赛季至今,AC米兰在11轮联赛过后,位于积分榜的第4名。跻身欧冠区,距离回归昔日的顶级舞台,正在慢慢接近。沿着前辈的脚步,23岁的罗马尼奥利成为红黑军团的队长在足球场上,如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djs1w.com All Rights Reserved.